四川快乐12在线计划 > 四川快乐12在线计划网页版 > 我的初恋 (中) by 山哥 (转载)

原标题:我的初恋 (中) by 山哥 (转载)

浏览次数:118 时间:2019-11-14

彭阿姨曾描述虹小时候和哥哥一块上树掏鸟窝,我还曾怀疑她夸张,看来决非虚言。眼前真是一个又可爱又可气的女孩哟。这是我等了24年的女孩吗?那一刻,山哥我也酒不醉人人自醉了。

大。尤其是你那个师妹文,简直是对你五体投地了。”“她呀,简直就是一个卡门翻版。爱起来要命,恨起来也要命。。。”“那你和她发展发展,故事一定精彩。”我看着她正色道:“她不是我的理想。我觉得她不够纯真。”虹叹了口气说:“你太理想主义。都研一生了,你还要人家感情空白专等你?”我定神看着虹道“也许你很对。我就是相信有人在等我。”虹有些慌乱地回首望着大学校园道:“这里很美。可是我大慨不会有缘再来这里。我料定你会毕业后留在这里。否则也可惜这么好的基础了。”我望着虹,不知说什么的好。

惠说:“我爸爸病倒了,家里没人割稻子。”

到了食堂,离正常开饭时间还早。不过小抄部是照例开着的。一会功夫,虹和玉商量着点了鸡丁,煎鱼,肉丝,等等好几个菜。同时,4大瓶五星啤酒也上桌了。看着虹跑来跑去,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,一会额头上冒出了层层汗珠。我说:“看你们忙的,点这么多酒菜,是不是打算我们走后要吃一星期白菜下饭?”虹不甘示弱地对我说:“我们是穷一些,不像你们研究生和工作人有工资津贴。今天高兴,明天吃白菜就饭也爽气。”说着,还冲我淘气地笑笑道:“喝闷酒没劲。我们来划拳行酒令吧”。我听了简直有点目瞪口呆。我转身看看玉,她也无可奈何地笑着摇摇头。“咋了?你不会?那玉对不起了,我只好借兵使一使了。。。”兵马上一幅求之不得地模样雀跃起来。虹和兵便站起来卷起衣袖,面对面的划起拳来了:“拳,拳,拳,钩子拳。。。”

下午的进程很顺利。晚餐我们又在食堂小炒部就餐了。换了两个炒菜和汤,虹还是不肯喝酒。我有些不高兴地说,晚上没事了,喝点酒无妨。虹认真地说:“没心情啊。我看读研的事难成。差了这一分,要到省教委特批。何况导师还是想要男生,想等其他外校的调剂生。”我不得不赞成虹的机敏。“可是今天下午你的表现无可挑剔呀。。。”我有些不甘心地说。“其实我本来就不抱太大希望。何况我们女生跟你们不一样。再读3年人都老了。先工作也不错。不过工作也还没有着落。今年环境专业毕业生爆满,不好分配了。。。”

后来有人给惠提亲,惠不问长相,也不问家

说话间,虹已经回来了,埋怨说咋才来,都以为你不来了呢。看人家从岳阳来都到好久了。我有点歉意地说,巴士太挤了。是不是火车反而更快?兵忙说当然是火车快。虹关切地说,一定很饿了吧。我们一起去食堂小抄部如何?那对小情侣欣然同意。

一个月后,父亲告诉我在农贸市场遇到郭叔叔,他说虹在广州真的查到了我的考研成绩,上线了,但不是一二名,录取有希望但还不确定。这下我真的有些惊异了。我也是刚刚得到在那里读研的学姐的内线消息,情况大体就是如此,只是多了一条:因为分子遗传学很热门,考生质量又好,学校决定扩招两名,列为定向广西云南高校代培,山哥榜上有名。我急忙打听代培条件,其他一切与计划内相同,只是必须为代培单位至少工作8年。我一下就泄气了。前几天与那位刚获得密西根大学博士学位后回乡省亲的远亲见过面,正筹划留美梦呢,硕士毕业后8年才有自由,那不太晚了吗?不行。急忙联系本省大学的相近专业,很快就搞定了。只是山哥“出湖”的计划,又一次泡汤了。

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惠都能收到军的来信,惠沉浸在幸福之中。

早早吃过午饭,便乘车回家。那天的旅途极为顺畅,平日要五,六小时倒车,那天只用了4小时多就到父母单位了。看看手表,还不到五点下班时间,估计家里不一定有人,我便直接去了母亲上班的资料室。母亲抬头见我,简直是又惊又喜。我忙说五一有事不能回家,便提前来了。母亲连连说好。只是晚饭菜不一定够,一会叫你爸去农贸市场再买点。她又微笑着说,你彭阿姨刚刚走了不久,最近她常来我这里聊天儿,今天差不多聊了一下午呢。我心头一阵狂喜,却装着满不在乎地说:“她工作轻松,又没多少家务,有的是闲工夫。”我漫不经心地接着说:“你们哪来那么多话闲聊呀?”母亲笑笑说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还不是聊自家孩子。我赶紧吓唬妈说,您可不要随便透露我们兄弟的隐私。上次你们说弟弟有女朋友了,他知道后气得不行。母亲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也是。自那以后他们就不再你家老二,我家老二的了。好像最近老提你呢。说你稳重,社会经验好,有礼貌。。。”“彭阿姨说她就是后悔以前不该老是叮嘱虹专心学习,不准恋爱。哪知道现在的行情是大一娇,大二俏,大三急,大四没人要。虹说她们班女生大三都有男友,就她给剩下了。”我说:“行了,就知道瞎操心。你看虹会没人要吗?“彭阿姨说那倒不至于。他们的系政治辅导员老师一直明里暗里死追她,可她觉得此人不学无术,就会吹牛拍马,所以挺讨厌他。不过讨厌还不能表露,毕竟人家毕业分配大权在握,得罪不起。”

第一次见到虹,是在我刚过23岁生日。几个月前我考研,报考的是广州那所南方名校,那时正焦虑等地结果呢。自从2年多前分配回故乡小城的小学院任教,我就没打算在这里待一辈子;况且那时广东开始与湖南拉开距离,对我们这些热血青年引力不小。

惠母亲说:“居家过日子都不容易,不能拖累你。”

说话间,我们便回到了虹的宿舍。天气有点热了。我脱掉外面的夹克,挂在墙上的衣架上。虹坐在床边眼瞅着我,露出了一丝不自然。“晚上看电影好吗?是<芙蓉镇>。”虹平静地说道。“这个电影我看过。湘大周末没舞会吗?”我有点不解地问道。“你喜欢交谊舞?我不太常去。。。”虹小声道。我有点意外地说:“没想到你这校文艺队的骨干不喜欢舞会。”虹不置可否地笑笑。“虹,去看电影吗?”一个女声在门外。“惠,快进来吧。正等你一块去呢”。一位娇小女生,手拿凳子进来。“我来介绍一下。这位是惠。我们在银城高中起就是死党。这位是山,我的世交哥哥。”虹一下子活跃起来。我赶紧对惠说“你好。”同时觉得虹对我的介绍好像很特别。惠大有深意地望着我道:“早听虹说你呢,大研究生。如雷贯耳呀”。我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见面了就发现不过如此吧。。。”“不,不。比想像中的还要神气些。”惠轻轻地叹道。“你该早些来的。。。”我看看虹,努力打趣道:“看来我是真的来晚了。。。”虹有些谎乱地说道:“电影快开始了,我们走吧。”说着我们一人一凳走进了离宿舍不远的露天电影院。“你的那位真的不来了?”虹关切地问惠。“他回去看父母了。”惠不无怨气地说道。虹回头对我说,惠的那位也是她们高中同学,只是晚一年上的湘大。“很聪明的男生,就是贪玩了些。”虹由衷地说道。“别丧气了,惠。你们来日方长,这次正好和我一块陪山哥吧。”俩丫头很亲近地紧靠在一起。“你也别坐那么远呀。”虹对我亲切地说道。

说话间,我们来到食堂小炒部,叫了一条油炸鱼,一份肉丝包菜,一份酸辣汤。我问要瓶啤酒吗?她赶紧摇头道:“不行。我喝酒要红脸,下午就出洋相了。”我说:“那就算了吧。”

胖娘吞吞吐吐没说。惠断定军不会这么想。此后她每天都盼着军的来信。

门敲了好几下才开。

80年代的通信和交通,远非今日可比。因此虹从湘谭来长,也成了一件需要周密计划的大事。首先是写信约好时间和日程表;然后为她安排过夜的住处。那时乘长途巴士就得2-3小时,而且班次有限;加上两头的市内巴士,来回两个大学之间就得一整天。加上需要半天办事,于是不得不留宿。

惠红着脸点了点头。军上了车,列车徐徐开动了。惠还是不肯走,这时车的窗子打开了。军说:“惠,等着我。”

转眼五一到了。我随着节日人流从长沙到湘谭,早上出发,磨到下午方到湘大。举手敲虹的宿舍门时,已经是下午3点。

虹可能有点饿了。就着米饭,吃得挺香。她面带感激地说:“让你破费了。下次去湘大,我一定回请你。”我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家常便饭而已,算什么破费。忘了我是带薪读书的?我早不需要向父母伸手了。”我又有些得意地说道:“我的确去过你们湘大两次。谁叫你们是省研联会主席单位。可是每次都是好酒好菜的由你们校方招待,轮不上私人掏腰包”。虹小声说:“我明白。现在不单是你们研究生会,就算是我们本科生的学生会,也官僚腐败化了。。。不过我还是讨厌公款吃喝。一点人情味都没有。”我有些歉意地说:“完全赞成虹小姐高见。人世间吃什么不太重要。人情味才是宝贵的。”虹有些羞涩,有些慌乱地连连点头道“就是,就是。。。”

惠觉得有好多话要对军说,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本文作者:网友 山哥

虹看起来有些忧郁。“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你陪了大半天了。晚上你忙你自己的吧。我和熊猫都约好了。。。”我说“那好。记得十点到女生宿舍就寝。否则宿舍门要锁的。。。”虹点点头说好。“你们的女生好像很热情,今晚真的你大可放心”。第二天清早,我要了两份肉丝米粉作早餐。虹利索的出现在食堂,很快吃完,我们便去校门外巴士站。“昨晚休息得还好吗?”我关切地问。“很好,很好。”虹忽然表情有点怪异地说道:“没想到你在这个学校名气如此之

惠回到家,见父亲没有一点转好的样子,他沉重的身体,母亲帮他方便也搬不动。惠说:“妈,我不上学了,下来干活再帮你照顾爸爸。”

父亲突然道:“刚才我又遇到老郭。他说谢谢你帮虹联系上你们学校研究生的事”。我不自然地说:“这事一点把握都没有。英文她差一分,导师也要男生”。

从研招办出来,山哥感觉那个春日格外的美丽。

惠悄悄拿把镰刀去了稻田地。她一把一把地割着稻子,不一会儿脑门上的汗珠便噼里啪啦落下来。她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长喘一口气,又咬着牙刷刷地割起来。一上午都没歇气儿,可连一池稻子也没割完。惠望着眼前这片金灿灿的稻田,犯愁了。要不及时收回去,稻子会掉头。遇上连雨天就更糟糕了。

老爸笑着说:“难怪老郭夫妻也是听他们儿子刚回来说这事。原来是这样。。。

“五一快到了。来湘谭玩玩吧。让我也有机会尽一下地主之宜。”虹真诚地邀请道。

军说:“你不上学也割不完这些稻谷,这不是小女孩子干的活。我帮你想想办法吧!”

3年后我下乡“了解国情,科技扶贫”,才再次见到乡村干部们划拳喝酒的情形。不过少女行酒令,山哥平生仅开了这一次眼。虹大口爽气喝着啤酒,嘴上还不忘嚷嚷,“今天本小姐真痛快。玉,我们再来四瓶如何?”我看着已经酒气扑面,满脸通红的虹,连忙阻止道:“行了,别再多喝了,你的酒量差不多了。。。”那一刻,我心里五味杂陈。瞧一瞧文静的玉,眼望远处,一幅受气包的可怜样。

虹是我父母的老同事的女儿,正在湘大念大三,回来过五一,说是要去广州实习两个月。父亲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老同事家串门,我破例竟然同意了。我从母亲那里隐隐约约知道虹家与我们家关系非比寻常。25年前两家父母都在一所小镇学校当教师,都还是单身的热血青年。据说彭阿姨很喜欢我父亲,甚至在我父母已经决定结婚了的一个春夜,约父亲出去散步。他们谈话的内容不得而知,只知道最后彭阿姨哭着跑开了。很快在我父母结婚后,彭阿姨也嫁给了郭叔叔。母亲说彭阿姨很喜欢我弟,在虹还未出生时就戏说这孩子是我预订的女婿。母亲笑说这大概只能怪弟弟太像父亲的缘故。以后的年月两家不在一个城市,直到80年代。

胖大娘说:“邻里就应该互相照应,不用说那些客气话。”

五一前那个周末,我决定回父母家一趟。一是我答应过母亲五一要回去的,现在依约去湘谭,提前回去才不负母意。二是不妨侧面了解一下父母的看法,毕竟和虹家是世交,牵扯面宽了些,谨慎为妙。那时中国还只休周日,周六为工作日。不过既然要回去探父母,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到了虹家,郭叔叔彭阿姨热情招呼我们父子,同时叫虹出来与我们相见。虹从阳台上面带微笑进屋,穿着一条碎花的连衣裙,显得亭亭玉立,落落大方。郭叔叔问我考研的结果如何?我说不太有把握,正着急呢。院领导已经发话了,就只准考这一次。可是我无论如何不愿意闷在家乡小城一辈子的。虹亮亮的眼睛看着我,微笑说我不正好去广州实习吗,帮你打听打听吧。我说那先谢谢了。心里觉得这丫头口气挺大:你学环境,我攻遗传,你能沾上边吗?

胖大娘的话让惠的母亲心里暖呼呼的。胖大娘这时对惠说:“军学习好,你有不会的题就找他。”

说话间,已到下班时间。父亲接到母亲的电话通知,已经去单位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我喜欢的鲜鱼和蔬菜。这会儿正忙着煎炒呢。晚饭桌上,父亲对我回家十分高兴,同时也提醒山你都24岁了,有合适的对象该留意了,别只顾死读书。我说我哪能只死读书呀。研究生会主席的工作可麻烦了。好在在学院教书时兼职过团委书记,能力上还没有问题,就是时间不够用。母亲年轻时一直是老团干,对儿子深表同情。她支持我道:“社会工作也是学习,我们家老大少年老成,谁不喜欢,不愁没有对象。”的确自山哥大学毕业后,家里不少接待那些好事的媒人,有的甚至是领导,长辈亲自推销他们的女儿。可是一来山哥毕业时刚刚20岁,我们不想搞姐弟恋;二来眼光也有点偏高,不是正牌大学本科,人材出众根本难以接受。那年代女大学生本来就稀少,何况各方面优秀的呢。父亲有点不满地说:“眼光也别太刁了。我看你以前的女同事琳就很好吗。人家女孩都上我们家来过两次,那眼神都能看出她对你有情有意。。。”我有点不耐烦了:“您就能瞎操心。琳是有男朋友的,我们也就是兄妹般友情而已。你总不能让我去抢别人的女朋友吧。”我缓口气对父亲说:“我也真不是刁到谁都看不上。确实偶尔遇到不错的,都名花有主了。我可不愿意一谈恋爱就来段三角恋啊。”母亲连连点头说儿子说的没错。父亲有点不高兴地道:“老大你太像你母亲般刻板。看你弟弟,又是另外一个极端。真让人操心”。母亲叹口气说:“我真的更耽心老二。他太像你这老爸了,天生的情种。。。”我乘机打趣道:“老爸初中就和郑阿姨好上了,弟弟真是得您真传。”

本文作者:网友 山哥

那以后胖大娘就出远门了,一直也没有信息。惠焦虑地等待着军的来信。可是军一直没有来信。惠这时候才相信胖大娘说的是真的,那个漂亮女孩就是军的女朋友。惠极力控制住自己,不让痛苦显露出来。她想今后无论嫁谁,军在她心里是永远抹不掉的,也是无法代替的。

晚餐终于吃完了。我们便在食堂与玉和兵告别。在回虹的宿舍的路上,她不时地侧过头说些兵为玉和别的男生打架之类的逸事。我并不太感意外,笑笑说看得出来他俩关系挺深的;不过要是你是兵的女友,他可能更舍得为你拼命。虹听出了我的话外音。她有点不高兴地道:兵这家伙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好玩的活宝。不过当初确实他是先追我;遭我回绝后才转向玉的。我不假思索地说道:他这就对了,你看玉多老实文静。。。“你是说我不老实文静吧。你们男生就知道看表面。。。玉可不是真的老实。。。这两年,我可没少受她的冷言冷语。”虹一幅非常委屈的样子。

自从那年弟弟考上了北京那所名校,很多父母的同事朋友都来取经。而从小比弟弟成绩好很多的山哥因为只上了本省大学而倍感失落。郭叔叔和彭阿姨也来过两次,每次都要扯上几句我家老二和你们家老二之类。我们一家都暗笑不已:少年得志的弟弟16岁起风流韵事不断,哪会对故乡从未谋面的一个黄毛丫头产生兴趣?倒是山哥暗暗有点好奇:据说从小虹就是一个淘气的丫头,这会儿会是咋样了呢?

惠在胖大娘一家的接济下完成了高中学业,但惠父亲的病越来越重,惠不想在拖累胖大娘,她辍学了担起了家庭的重任。


爱在深秋

里面探出一个小伙的头,问我找谁。我便说出虹的名字。小伙立刻将门打开说:虹等了你好长时间,刚去实验室不久。“我们在听音乐,没听到你敲门,真不好意思。”原来里屋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女生,衣衫不整,神情不太自然。我当然知道自己惊扰了一对鸳鸯,暗暗有些歉然。小伙子自我介绍自己叫兵。从湘大化工系毕业分到岳阳工作一年了。他又介绍那女孩名玉。玉朝我文静地点点头。我也介绍了自己同时打量这间宿舍。房间分里外两小间,各置一个上下铁床。玉指着外间的上铺说,那就是虹的铺位。

有所失便有所得。山哥上了这所省大后,由于有过三年工作经验,从事的又是对口专业,于是无论专业和社会经验,都有些显得突出。不久不但获得导师的青睐,而且被推选为研究生会主席。

走在前面的军伸过一只手:“来,我拉你一把。”惠伸过手,军紧紧握住,用力一拉,惠就跳过去了。惠感觉到军的手温暖有力,军觉得惠的手细腻光滑,俩人都朦朦胧胧感觉到对方传递过来的神秘信息。

我赶紧把凳子挪到靠近虹一排。电影结束。虹让把凳子放到她宿舍后,说:“山哥对我们学校的舞会有兴趣。我们还是让他见识见识吧。”我忙说:“舞会门票也是要钱的,都时间过半了,多不合算?算了吧。”虹说:“没关系的。我们还是去吧。”

我挥手道:“我一定来。”

翌日一早,胖大娘拎着几样水果来了。对母亲说:“家里有事就吱声,我和老头子商量过了,有什么活我们帮你干,千万不要耽误惠的学习。”

我觉得事情挺有意思,便静静地听母亲叨咕。“虹还告诉她父母他们班长也一直很喜欢她,人也不错,可小伙子家里来自农村,所以她一直很犹豫。彭阿姨态度倒是很坚决:我们家可不想再有一大帮农村亲戚。郭叔叔那些穷亲戚就够我们家受的了。小虹这孩子还挺听话,马上就赞同她母亲了。”我不由得大感意外:“都什么年代了,还这么强调门当户对呀”。

地说。“我知道。是熊猫吧。本校有名的甜歌星哪”。虹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我料你们也彼此认识。今晚要好好同她聊聊。”

几天后惠收到了军的来信,军在信的结尾时写道:“当我把这封信写完投进信箱之前,我用唇在信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愿把这个吻带给你!惠读到这里脸刷地一下红了,仿佛军临走时留在脸颊上的那个吻还在热辣辣地烧灼着,变成一股暖流侵入心中。惠把信放在枕头下面,每天都要看,有时从睡梦中醒来也拿起来看,惠一遍又一遍地读着,爱的美酒使他醉了又醒,醒了又醉。

我和虹走到男生宿舍。这里的格局和我们长沙那些老大学相似,8人一间,远不如女生宿舍宽松。几位正在摔扑克。虹与他们熟悉地打着招呼。那两位光膀子的兄弟也没有太多的尴尬。有位穿白衬衣打领带的高个男生站起来,虹对他略带严肃地说:“我把山哥交给你了。。。”“这位是政。我们的班长。”虹对我介绍道。“明天早上8点我过来。好好休息吧。”说着转身走了。英气勃勃的政,似乎有些寡言。待人接物的周到与朴实,却是一望而知。

我们边走边打舌战。“前面就是学生食堂。先吃午饭。下午去研招办和环境研究室。今天你是回不去了。我和我们女生部长说好了,她们宿舍正好有人出差,你住她们那里安全又热闹。怎么样?我的安排还行吗?”我看着虹,有些严肃地说道。虹满意地看着我道:“不愧是作主席的人,真是井井有条。我非常高兴。”“只是今天不是周末,晚上没有电影舞会之类的娱乐活动。。。”“没关系。本来就没有心思玩。还好我高中有个死党在经济系。。。”虹心有成竹

秋天稻子熟了。庄户人家正忙着收割。偏在这个时候惠的父亲病了,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倒了。这可真急人啊!惠的母亲要照顾父亲,惠又要念书,眼看到手的粮食谁去收啊?

进了食堂楼上的舞厅,一看也是人山人海的。马上有一个大个子男生来邀请惠。虹忙拉着我下了舞池。一曲轻快的伦巴<万水千山总是情>。虹轻盈地跳着。我握着虹,努力地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。“你跳得真好。”我由衷地说道。“很久没来了,人真多,真热。”虹说着。我也确实感觉她的手心有些汗津津的。“我们还是出去吧。这里太热了,空气也不好。”说话间,惠也跟出来了。“没跟我们温柔的惠跳一曲,遗憾不?”虹调皮地打趣道。我无奈地对惠说:“我想以后还有机会吧。”惠忙点头道:“我想会有的”。虹又对我道:“不早了,我带你去男生宿舍吧。一会宿舍关门了”。惠对我招手道:“山哥,我们明天见。”

我的初恋 by 山哥:

这时候惠看见军哥来到她家的池埂子上。

我的初恋 by 山哥:

转眼之间虹也报考广州一所理工科大学研究生了。春天的时候我接到她的一封短信,说是她的英文差了一分上线,去广州是不太可能了。问山哥我们省大环境专业是否有指标?我读信后十分高兴,赶紧去找熟识的研招办领导。他们说让她过来见见面吧。不过导师好像希望招男生,因为环境专业常要出外采样。我赶紧说虹是学生干部,从小就是“假小子”,没有一般城市女孩的娇气。主任说那就好,也许导师不会固持几见了。接着不忘打趣山哥:看你这般知根知底,敢情是青梅竹马的女朋友?我赶紧申明:不是不是。只是我父母同事的女儿而已。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罢了。

军扫了一眼手表说:“时间快要到了。”

一夜无话。

四月下旬的一个中午,虹终于出现在校门外巴士站。我赶紧招手,并上前迎接。远远望去,虹这次的打扮与去年初识时大不相同。她上衣夹克衫,下着牛仔裤,一双运动鞋。唯有那头披肩发,才略显青春少女风采。虹大概看出了我眼神中的异样,略显调皮的说:“是不是认不出来了?”我说:“是有点不同了。主要是长小了”。“是没穿高跟鞋,个头更小了吧。”虹有些自嘲的说道。“我和哥哥都埋怨妈妈个头小。我们拼命长,哥哥也到不了1米7,我也到不了1米6。”我赶紧道:“在湖南人中你们也不算矮个子了”。虹并不领情地说,“你们一家也是湖南人,那凭啥高人一头。”我只好说:“听我爸说,我家祖籍河北。不过也不全是。我爷爷在湘谭出生。我那些堂姑姑和堂妹妹好多都是你们湘谭特产:龙牌酱油灯芯糕,跎跎妹子任你挑。。。”。“好哇,你敢欺负我们湘谭人。看下次你去湘谭怎么收拾你。”虹一下变成了秀眉倒竖的模样。“谁说你是湘谭人了,你不是和我一个地方出来的吗?再说你也不够跎跎妹子的标准呀。。。”

军走过来对惠说:“老师让我告诉你,赶快去上学。”

父亲有些尴尬:“你也该为自己的事情多操点心。别像你妈,一辈子就知道学习工作。生活还是更重要。”我马上接口说:“您说的很对。从今以后我一定留心”。

军看着远方来的列车,惠的心渐渐地有点发凉。这时候列车由远而近,发出隆隆的响声。军不在看列车,侧过身子看惠,惠盯着军的眼睛要等待着他说话,军什么都没说,却伸出一只手把惠揽在怀里,在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说:“惠,你能等着我吗?”

军用明亮的眼睛看着惠说:“以后有不明白的地方随时找我。”

第二天惠上学了,放学后跑到地里一看,胖大娘正领着娘家几个人刚把稻子割完。惠连声说着感谢的话。胖大娘说不用谢,谁家都有为难招灾的时候。

惠想军是学习尖子,他家里的事情从来不让他做,割稻的事他能帮上忙?

军很文静,他像老师一样,庄重地坐在惠的旁边,一双热情的眼睛看着惠,细心地讲解着。

惠听到这话,脸上泛起绯红,其实她早就想让军补习功课,可总张不开口,她听胖大娘这样说,愉快地答应了。

军要送惠回家,惠用羞涩的眼神看了军一眼,小声地“嗯”了一声,两人随即出了屋。

可是有一天,胖大娘拿着一张漂亮女孩的照片来了,她无奈地对惠说:“这是军新交的女朋友。惠,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军如果不上大学,一定会娶你。但是他上大学了,毕业后还要留城里。你要是真的对他好,就为他着想,将来他还要考研,考博士。你和他在一起会耽误他的前途!”

这时候军的母亲胖大娘来了,进门就对惠的母亲说:“赶紧让惠上学,稻子我想办法找人割。”

惠问胖大娘:“军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深秋的夜晚很是迷人,星星在夜空闪烁着。田野里静悄悄的,飘来一阵阵稻谷的芳香。走着走着一条小溪拦在前面,来时惠一抬腿就跃了过去。这时她却不敢跳了。

高考成绩很快揭晓,军成为村里的一个“状元”,而且考上的是名牌大学,这样惠十分羡慕。军上大学走的那天早上,同学们都去送他。军四下里瞅了瞅,却没有惠的身影,他心里有点空落。正在这时,惠急急忙忙地跑来,跑到跟前说:“军哥,我来送送你。”

惠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军说:“你讲得真好,你给了我一把钥匙,打开了难题的库门。”

  母亲说:“那可不行,你书念得那么好,怎么能不念呢!”

本文由四川快乐12在线计划发布于四川快乐12在线计划网页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的初恋 (中) by 山哥 (转载)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事业的女孩子很悲惨——一个老总的话(ZT)四

下一篇:没有了